邓小平这事做“绝” 超过六四的罪恶 https://www

邓小平这事做“绝” 超过六四的罪恶 https://www.aboluowang.com/2019/0919/1344768.html
 


 

无论浪费是几千亿元的三峡工程,还是屠杀上万学生平民的六四事件,都不是邓小平一生的最大的罪恶。邓的最大罪恶,是他延续了导致至少数以百万计的女婴被溺杀或遗弃,导致数以千万计的中国大陆男性无法成家,并将导致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无人养老,整个国民经济可能再次面临崩溃的计划生育政策。这个人为的惨重灾难,从邓小平掌权的时代开始,在当代中国大陆演绎了小半个世纪,这就是计划生育国策。
 
 
 
 
今天再次将中国大陆的计划生育作为一场历史灾难提出,可能有一些中国人并不接受,因为这场灾难并没有完全结束。就像文革中,如果有人向狂热的红卫兵解释说,这是中国的一场历史灾难,可能会立即被人撕成碎片,许多中国人会激动地向你辩解那场文化大革命如何伟大,应该进行到底。
 
计划生育就是像文革一样荒唐的暴行。这个政策的全部理论依据,都是基于一个可笑的前提假设:中国人的平均生产力是负数,认为一个中国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消耗大于生产的废物,压根儿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其实,早在几十年前,经济学家与社会学家就已经意识到,人口问题并不是一个单独的问题,重要的不是控制人口的数量,而是提高人口的质量,也就是提高教育水平,良好的基础教育使每一个公民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力,能够创造出大于自已消耗的价值,这才是解决贫困的根本手段。而简单野蛮地控制人口,是违背社会规律,必须导致各种恶果。
 
邓小平一生中以“实事求是”自许,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哲学论战夺权。但是,计划生育的理论,从来没有一个中国人愿意拿中国大陆的现实去对照一下:
 
中国大陆的东部,人口密度几十年来高出西部地区数倍,但是经济却要发达的多,而人烟稀少的西部,尽管矿产水力等天然资源相对丰富足,却从来就是中国大陆最落后的地区。
 
中共长期将中国大陆低下的国民产值归咎于人口太多,但是中国大陆的人均国内产值至今只有欧美发达国家的二三十分之一,如果这是因为人口所致,那么应将中国大陆的人口消减95~98%左右,人均产值才可能达到欧美水平,这种人口理论的荒唐性,还不是显而易见吗?随便说一句,如果中共的人口真的少到只有3%,和澳大利亚、加拿大一个水平,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肥缺早就易手了。
 
如果拿中国大陆的数字与亚洲的近邻地区相比,就更明显了,中国大陆的每平方公里人口约为130人,而台湾省为700人,日本300人,韩国400人。尽管这些国家地区的人口密度数倍于中国大陆,他们仍感到劳动力不足的压力。这些亚洲政府不但没有限制人口,反而鼓励生育。
 
如果从整个世界来看,人口密度最高的西欧,远比人烟稀少的非洲、南美洲发达。整个非洲的面积是3020万平方公里,三倍于中国大陆,人口仅7.48亿,非洲是自然资源极为丰富的一个大洲,这样的“优化”的人口与自然条件下,非洲有几个国家进入现代化了?
 
中共所依据的50年代落后的计划生育的理论,从来就只是一些学者的理论假设,没有经过严格的社会学与经济学实践检验。而中共成立计划生育委员会后,尽管这是一个部级的庞大的实权机构,也从来没有用科学的手段,对人口与环境,人口与经济的理论进行科学调查,取样分析,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来证明计划生育的社会价值。
 
中共计生委将全部的公共资源,用于建立一个庞大、残暴而腐败的官僚队伍,在农村以疯狂暴力手段迫害孕妇,溺杀婴儿,从每户榨取数以万计的罚款,垄断避孕套等计生品的销售以牟取暴利。几十年来,中共各级计生委的暴行罄竹难书,血债累累。国际上揭露计划生育残暴的巨著,是美国一位汉学家毛思迪先生(Steven Mosher)亲自采访的纪实文学,中文译本名为《生死劫》,由汤本译、台湾中华书局出版,《世界日报》副刊连载。在国际上立即引起轰动。毛先生会说广东话和国语,前后十五次深入两广、河北、江西,他在广东顺德就实地考察了一年。
 
今天,除了那些血泪斑斑的刑事罪行外,计划生育的普遍社会恶果,在中共社会已经暴露无遗,计划生育在高知与高收入阶层得到强力实行,上海等城市人口严重负减长,而在农村,低收入阶层的人口增长虽然得到强力抑制,但出生率还是远远高于城市,使得整个中国大陆的人口平均素质持续下降。
 
 
计划生育,在短期内(二十年),使中国经济发展的负担大大减轻,大批青壮年从养儿育女的负担中解脱,中国经济表面上得到飞跃,但是二三十年后,中国社会全面进入老龄化,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城市养老金目前是现支现付,都已经入不敷出,二三十年后,中国大陆的城市养老金制度必然全面崩溃,而中国农村,本来就是养儿防老,儿女辈如果减少一半以上,农村社会也将陷入更深的黑暗!总而言论,计划生育,对整个社会经济而言,无异于寅吃卯粮,最终导于国民经济再次陷入深渊。
 
计划生育使得对女婴的弃杀成为一个普遍的现象,即使在城市,B超的应用也非常普遍,使得中国大陆的男女人口比例差高达117:100,比其他国家高出10个点,将有数以千万计的成年男性无法成家,构成未来中国社会安定的巨大隐患。
 
对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危害,水寒先生已经多有论述,这里不再重复。其实过去半个世纪,并非只有中国大陆采用了计划生育,台湾、新加坡政府也都实行过类似计划生育的政策,邓小平也许就是在70年代看到新加坡的计划生育政策,才强化了武断推广的决心,但是,新加坡从来没有采用中共这样残暴的手段推行计划生育,而且,作为一个相对民主的政府,新加坡在80年代很快就调整了政策,进入90年代,就反其道而行之,在人口密度高达7000人每平方公里的新加坡,积极推行鼓励生育的措施。
 
笔者并非人口问题专家,也不主张中国大陆立即采用任何鼓励生育的措施,如果那样急刹车,可能重蹈毛泽东邓小平的悲剧。无论是三峡工程,还是计划生育,邓小平根本的错误和毛泽东一样,治理中国大陆这样一个大国,没有采用科学,民主的决策方式,迷信一些片断理论与数字,独裁专断,终于给中国大陆酿成了一个又一个民族悲剧。
 
而在网际网络时代没有到来以前,中共民众基本上只能听到来自中央一个宣传口径,不论独裁者推行多么迷信,荒唐,残暴的政策,大多数民众都会山呼万岁,奉为英明,盲目服从。再加上一些无知无耻的文人还要加以吹捧,使灾难得以继续延续扩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